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小云的野鸟星空

 
 
 

日志

 
 
关于我

小云工作邮箱:baobaoshe@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民主是一种生理需要  

2012-01-18 20:5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来总说“娱乐至死”什么的,其实换个角度来看,娱乐化也是可以推动民主的。假如电视、杂志、报纸这样的媒体可以像它们现在报道娱乐圈和足球圈一样报道政治圈里的那点事儿,那中国想不民主都很难。为什么内地现在有那么多关于微博的管理条例?肯定也有这层原因在里面,你看那些社会各界名人要是上了电视,他们会嬉笑怒骂地畅所欲言吗?就算他们这样做了,编导肯定也会后期加工的。但你看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微博上都变成了什么样子?这些人整天用戏谑的态度调侃政治,调侃官方意识形态,就像他们调侃影视明星和足球明星一样。虽然他们可能也是一些既得利益者,但他们却要表现出很有良知的样子。我不想说这只是一种表演,因为这同样有可能是基于一种很真诚的直觉,一种要说人话、做人事的直觉。

 

我反思了一下,我从小到大之所以一看到官方意识形态的东西就反胃,还有这样一个原因,那就是我父亲在家里也会用带有官方意识形态色彩的那一套道德说教来教育我,但他却只能做到言传,却无法做到身教,例如他嘴上说什么要艰苦奋斗,实在上却过着吃喝嫖赌的生活,另外他还有一个上了锁的小抽屉,里面装的全都是他珍藏的录像带,录像带里都是一些欧美爱情动作电影。我记得我上大学时还写过一首诗,大意就是像我父亲这样言行如此分裂的男人真像这个国家呀。

 

现在我已经可以理解我父亲了,我想他小时候肯定被禁锢得更厉害,所以当他有了点钱之后,他会加倍弥补自己。还好,他完全不具备自我反省能力,否则他肯定会觉得言行如此分裂是极痛苦的一件事。

 

我父亲开始过吃喝嫖赌的生活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现在再看这个国家的那个时代,会发现那就像一场有门路的人瓜分国家利益的盛宴的开始。我父亲那时也曾凭借“敢作敢为”分得一杯羹,前一阵儿我才从我母亲那儿得知,我父亲这一杯羹是如何失去的。我父亲那时认识了一个黑社会大哥,这位黑社会大哥天天拍我父亲马屁,还请我父亲去最高档的色情场所去体验特殊服务。后来黑社会大哥开口跟我父亲借钱,他还为此将他的轿车送给我父亲开,于是我父亲借给了黑社会大哥几十万。后来的某天,黑社会大哥对我父亲说:“这车好像出了点问题,我帮你修修。”结果他将车开走后再也没还给我父亲。再后来,我父亲要黑社会大哥还钱,后者肯定是不会还了。我父亲也不甘心就此被骗,于是就找其做警察的所谓“朋友”帮忙,而警察肯定也不会白帮忙的,他们两头吃,于是我父亲只要回了十万元,然后这十万元很快被他吃喝嫖赌挥霍一空了。后来我父亲又买断工龄,将买断工龄的钱也吃喝嫖赌挥霍一空。如果说我父亲原来勉强算是既得利益者,经过他这几番折腾,他成功地将自己折腾到社会最底层了。

 

如果我说我父亲后来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主要是被官方意识形态害的,肯定有人会说,那还有一些满嘴官方意识形态言论的人混得风生水起春风得意呢。对于这些人的这种“成功”,我在理性层面上从未羡慕过——这是我最鄙视的一种“成功”,因为在我看来这种“成功”是以阉割掉灵魂的蛋蛋为代价的。就算是潜意识层面,我羡慕的可能也只是有很多年轻漂亮的人跟这些人上床这件事,我不想否认我也有类似的欲望。小时候,我总是接受到这样的教育,说这样的欲望是不道德的,是思想长毛儿了的表现。我用了很多年,读了很多书,看了很多电影,听了很多音乐,这才渐渐和我的欲望达成和解,同时也和一个更真实的我自己达成和解。这就像是一个重新学习说人话、做人事的过程。

 

说到欲望,这就像是一种博弈,这背后可能隐藏着这样的疑问:凭什么只许领导包二奶,不许百姓看毛片儿?话说原来一个所谓的百姓在家里看毛片儿,警察也可以以此作为一项罪名将其抓走的。现在警察基本上不会这么干了,因为大家都在看,警察已经抓不过来了。这算不算是时代的一种进步?我认为这算是。说到这儿我又想起我父亲珍藏的那些爱情动作电影,如果他能在我性成熟之后,很坦诚地和我分享那些爱情动作电影,那他在我眼里就会是一个具有人格魅力的父亲了。某种意义上,学会分享,是变得具有人格魅力的第一步。而在这个国家,特权阶层中的很多人却是恨不得垄断所有一切资源,尤其是年轻漂亮的身体。说到这儿我又想起我上中学时读屠格涅夫的小说《初恋》,当时我就隐隐觉得这其实是一个批判父权的小说……

 

再举个例子,前几天看到一个女性媒体人在微博上说她实在不需要某些“女权工作者”帮她争取一个她用不着的权利,即“合法卖淫权”。我对她说: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这事儿了,但就在几年前,如果你跟一个异性去宾馆开房,警察可能会突然破门而入,只要你拿不出结婚证,警察就会说你是在卖淫,然后把你抓走……没有孤立的权利,正如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一样,公权力今天可以任意侮辱那些性工作者,明天也可以任意侮辱你……

 

某种意义上,一切专制都是对于身体的专制,所谓思想,它同样也是身体的一种生理功能。从这个角度来看,民主其实就是一种生理需要,它源于自由处置自己的身体的权利。现在这个国家某些掌握公权力的人还在妄想重新拥有对于个体身体的绝对处置权;而作为个体人,要争取的则是对于自己的身体的自由处置权。当然,没准儿有人会说:“我不需要对于自己的身体的自由处置权,因为我要以大局为重。”这种人的人生通常会有这样两种可能,一种是成为在饲养场里被圈养的肉猪,另一种就是成为在饲养场里被圈养的种猪。

 

  评论这张
 
阅读(777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