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小云的野鸟星空

 
 
 

日志

 
 
关于我

小云工作邮箱:baobaoshe@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小仓鼠启示录:关于爱与自由  

2010-05-25 14:5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小云:
你好,我是一名快毕业的大学女生,处在毕业的分岔口,不知道该怎么走。眼前有两个工作机会:
1、浙江一个二线城市A的境外会展公司;想去那个城市,是因为我大学时候的男朋友家在那里,工作也在那里,所以,我们当初考虑着,毕业,工作找一起去;
2、另一个是家乡(三线的小县城)当地的日报社的采编人员,我本科学的新闻。

到了该决定往哪里走的时候,心里很困惑,我男朋友在还没有出现日报社的工作机会之前,一直说,让我去A市,我去了租房在外面住,他家里的环境,70平米的地方,已经住了四口人了,住外头我倒觉得没什么,他也计划着我到了A市,带我见他父母什么的。
当日报社的机会一来,他就希望,我回家去,家里起码不用付房租,生活压力会小很多;说让我自己租住在外面怕我觉得辛苦。

我们是异地,两地大概两个小时的车程,他的妈妈希望他找个本地的女孩子结婚,因此,对我们的交往,一直没有什么很赞成的态度,但他的妈妈,是会把他每个月的工资管起来的那种,管住了他的钱,也就限制了他的活动能力,但他每个月依旧会跑来学校找我,我们这样异地,快一年了,本来,毕业就快结束了。
现在面临新的选择,我不知道这一步迈出去,该往哪里迈了。
我男朋友在他家里没什么话语权,他的妈妈全权专制,他妈妈管他姐姐的婚事,管失败了,就加紧管儿子。

他一面希望我在他的生活里,一面又觉得自己目前没能力照顾我,心里也很矛盾。
他说,他想过结婚,让我把户口什么迁过去,工作机会什么多些,但又觉得那样做,他妈妈那边,很不孝;
他认为自己有时候很对不起我……给不了我稳定的环境……
离毕业还有一周,我觉得,如果,这个分岔口,我一开始不往他的地方走,我回了家,就了业,就再也难跑出来,离他近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

我的家人知道他的存在,但因为,异地,而且,他家里的环境不是很好,也没什么赞成的态度,表示,如果我执意跟他,不会强行反对,但以后,别问家里要什么援助。
我该怎么走呢?

                                        M

-------------------------------------------------------------------------------------------------------------


M:
你好,看到你的信,我想起我大学毕业时,我的同学中有几对儿恋人,因为毕业后去了不同的城市,进而开始了异地恋。后来,这几对儿基本上都分手了,只有一对儿修成正果,但这也只是因为这对儿中的女孩儿付出了很多,也牺牲了很多。
去年,大概也是这个时候,曾听到一个男孩儿说了这样一句话:“一直说大学毕业的时候,一定要让自己最亲的人和最爱的人在身边。明天就毕业了,看来上面那句话该变成我的幻想了吧。”
说实话,我个人觉得这个男孩儿的上述幻想其实挺贪心的,他想着一定要让自己最亲的人和最爱的人在他身边,但问题是,他最亲的人和他最爱的人也有自己的生活啊。

在中国,相信很多人都听过“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但偏偏会有很多人觉得“相濡以沫”很美好,而我个人觉得这其实是最悲哀的一种生存状态。
前段时间,我养了两只仓鼠,结果很多人都跟我说,两只仓鼠一起养,一只可能会把另一只吃掉的。于是我担心起来,就想着再买个笼子,将它们分笼养。但就在我决定再买笼子的那一天,两只仓鼠中较胖的那一只生病死掉了,这让我很伤心。我对另一只活着的仓鼠说:“这下不用再买新笼子把你们分开养了,你就在这个笼子里好好活着吧。”结果剩下的这只仓鼠也不肯在那个笼子里好好活着,那时每天快到半夜的时候,那只小仓鼠就疯狂地咬笼子,有时它咬得太狠了,以至于弄疼了它的小牙,那时它就会惨叫一声。当时我就在想,是不是因为那笼子太小了?因为此前我在网上搜了一些关于仓鼠的资料,了解到野生的仓鼠每天大概会跑20公里左右(后来又有人对我说,野生的仓鼠的活动半径大概有5公里左右)。而我养的仓鼠所在的那个笼子大概长23厘米、宽18厘米、高20厘米,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它肯定会被憋得特难受,进而变得特焦躁。于是我将家里最大的储物箱腾空,这个储物箱大概长60厘米、宽40厘米、高26厘米,然后我将仓鼠笼放在其中,而笼子门则一直都是开着的,后来我又给它买了一个大号儿转轮,结果它现在每天深夜里都会在储物箱里四处乱跑,或是在转轮上疯跑,据我估计它虽然不能像野生仓鼠那样每天跑20公里,但它在储物箱里和转轮上每天跑动的距离绝对应该有10公里了。现在这只小仓鼠基本上一点都不焦躁了,看着特欢实。
看到仓鼠撒欢儿的样子,我就在想:很多人都说仓鼠这小东西不通人性,竟然吃同类,可问题就是,仓鼠又不是人,它为什么要通人性呢?至于仓鼠吃同类的问题,仓鼠本来就是独居动物,地盘意识很强,而且野生仓鼠每天会跑20公里左右。人类将这样一种小动物成对儿关在空间非常狭小的笼子里,且给的食物经常不够充足,基于这样一种前提,出现了仓鼠互相残杀的状况,而人类不仅不检讨自己的错误,反而指责仓鼠没有人性,岂有此理啊?
另外关于仓鼠吃同类这一问题,我在网上看到了这样一种解释:“它们吃同类尸体的行为,其实并不是残忍,而是野生的残酷环境下形成的本能。它们没有拖走同伴尸体的力气和能力,留在身边又容易污染环境,容易得传染病,不得已为之。”

很多人都说狗通人性,但我相信如果他们将两条狗整天关在一个空间非常狭小的笼子里,且给的食物也经常不够充足,我相信这两条狗肯定会变得越来越暴躁,而且同样也有可能会出现互相残杀的状况。
即时是人类,其实也一样,如果将两个人关进空间非常狭小的笼子里,并告知他们,会将他们一直关到他们死的那一天,你觉得这两个人在笼子里会相濡以沫地活着?
为什么在那些很拥挤的公交车或地铁里经常会看到有人互相对骂或打架,甚至还有一些人打出了人命案?其实道理也是一样的。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于很多现代人来说,他们的家就像是一个笼子,他们上下班时所乘坐的公交车或地铁也像是一个笼子,而他们上班的地方则是另一个笼子。
尤其是对于那些没什么钱的年轻恋人来说,他们可能会对电影《颐和园》中的这句台词感同身受:“一个人可以拮据度日,但两个人的贫穷只会让人心生憎恶……”
在这个星球上,的确会有很多贫穷的恋人彼此憎恨,女的可能会憎恨男的耽误了自己最好的年华,而男的则可能会憎恨女的限制了自己发展的空间。尤其是当两个人同居于一个狭小局促的小房间里的时候,两个人通常会争吵不断,有些恋人甚至还会大打出手。说到这儿我想起一个学妹对我说她的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同学大学毕业后去深圳,跟在那里工作的男友同居,我的学妹曾问那个女同学:“你去了深圳还会像以前那样跟他经常吵架吗?”结果那个女同学的回答是:“不吵了,现在两人直接动手互相打……”我以前经常会在学校里看见那个去深圳的女孩儿,她长得特文静,当时我还在想她的长相非常适合扮演林黛玉,所以我真的很难想象她和她男友的同居生活会变成那样一种状态……
亨利·米勒在《北回归线》的最后一章最后一段中曾这样写道:“人类是一些古怪的动植物。从远处看他们显得微不足道,走到近处他们又显得丑恶、刻毒。他们最需要的是周围有足够的空间——比时间更多的空间。”
的确,对于人类来说,空间太重要了。正如上文所述,即使是小小的野生仓鼠,每天也会奔跑20公里左右,其活动半径也会有5公里左右。我们常说“鼠目寸光”这个成语,但野生仓鼠却会睁着它们小小的鼠目,每天都为了生存而四处冒险,所以它们其实反倒有权嘲笑人类。因为反观很多人类,过着异化的生活,自我封闭于狭小的空间之中,不敢尝试,不敢冒险,满脑袋都是如千年宿便般陈腐的观念,并因此变得越来越心胸狭隘,越来越丑恶且刻毒……

接下来作一个可能在某些人看来有些不恰当的类比:我很爱我养的那只小仓鼠,所以我会不断地去了解它的生活习性,然后尽可能地让它活得更欢实一点儿。另外因为我很爱这只小仓鼠,所以我不希望它只是做我的宠物,有时我会有这样一个想法,那就是把它运到有其同类生存的原居地,让它可以在星光下的夜雾中到处乱跑,让它的生命拥有更多其他的可能性,让它在那里可以自由快乐地活着。简而言之,因为我爱它,所以我希望它自由并且快乐。同样的道理,如果你真的很爱你的男朋友,那你肯定会打心眼儿里希望他能活得自由且快乐;如果他也真的很爱你,那他肯定也会打心眼儿希望你能活得自由且快乐。在我看来,两个人只有用这样一种心态去爱,才能对抗庸常生活的种种设置和限制,进而不断拓展他们个人发展的空间和格局。
顺便说一嘴,你男朋友的母亲对于子女全权专制式的爱是一种假爱,这种假爱有可能会让子女变得独立性差,社交能力差,害怕承担责任,害怕竞争,害怕从事创造性活动。这种假爱经常会借助于“我管你是为了你好”这样一种说辞,将子女的生活拖进各种不幸之中。如果你真爱你的男朋友,那你就想办法帮助他认清这一点吧。

上述种种只是我想对你说的一些话,至于你该怎么走,这个问题你只能问你的心。如果你的心对你说:“放弃这段感情吧。”那你就干净利落地放弃吧——我发现很多自己男人处理感情问题时,常常是拖泥带水,磨磨叽叽;反倒是很多女人,处理感情问题时非常干净利落,如果决定分手了,从来都是说断就断,冷酷且决绝。
如果你决定放弃这段感情,希望你也能足够冷酷且决绝,这对你、对他都好。
当然,如果你的心告诉你:“不要放弃。”那你就跟他一起逢神杀神、逢魔杀魔吧。至于你说的那些问题,想办法解决就好了。在运用手段解决问题这件事上,大多数男人都太嫩了,而女人则不一样。女人只要肯用点儿手段,基本上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最后再送你一针鸡血,这针鸡血是希拉里说的一段话:“其实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应该战胜恐惧承担风险,不随波逐流,这需要相当的勇气。当有年轻人问我什么是最好的人生方向时,我总是说充分地认识和相信自己,倾听自己的心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样的人生或许会有曲折,但是我认为是最有价值的,也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丁小云
  评论这张
 
阅读(40979)|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