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小云的野鸟星空

 
 
 

日志

 
 
关于我

小云工作邮箱:baobaoshe@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感谢迷笛,感谢所有和我一起POGO过的人  

2008-04-12 13:57: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年前,我在中关村附近的一个大学里读书。关于中关村,有人考证出它最初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中官村”——“中官”是指过去皇宫中的太监,而这片地带在过去曾是这些中官们专用的坟地。
  在阉鬼出没的中关村,和挨踢精英一起在那儿混的还有大量神情可疑的毛片儿小贩。
  那时我经常和毛片儿小贩一起穿越七拐八拐的肮脏小巷,然后走进一个非常隐蔽的小平房里,那里有成千上万的毛片儿。而在那里面正在挑片儿的人基本都是像我一样戴眼镜的大学生,他们一边挑一边无声地咽着口水,那场景现在回想起来多少有一点诡异。
  除了看毛片儿,听摇滚也是我上大学时最感兴趣的事儿。
  在那些周末的夜晚,在北京的某些酒吧里,或是在那几年的迷笛音乐节上,我会看到夜叉主唱小白脸儿胡松站在舞台上怒火高涨地唱着:“我要让你看清现在看清未来,我要让你看清现在是阉割的时代……”
  有时还会听到舌头主唱吴吞用阴毒的嗓音唱着:“这种要求一点也不过分,搅肉机现在正在工作……”
  有时我在那里还要接受痛苦的信仰主唱高虎的质问:“你的热血哪儿去了?你的热血哪儿去了?”
  在我看他们的演出的时候,如果旋律足够激烈。舞台下的人就会忘情POGO,如果你也曾经在那人群中POGO过,也许我们年轻的身体还曾经彼此激烈碰撞,也许就是你撞飞了我的眼镜,并将它踩个稀巴烂……
  
  小白脸儿胡松说那是一个阉割时代,并总是用无比愤怒的声音反复唱:我操这阉割时代!我操这阉割时代!
  那真是一个阉割时代吗?也许是吧。当然,那只是精神意义上的“阉割”。因为那时的地下摇滚乐手们的性欲其实都还挺旺盛的,我经常会看到他们左拥右抱那些既可以被称为是“骨肉皮”也可以称为是“果儿”的女孩儿消失于夜色之中。
  不知道他们和她们现在是在从容燃烧,还是在苟延残喘?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